坚强小海浪

【X2/相二】关于我的竹马变成名声优这件事 2

空氣燒酒:

买到了Ni的popcorn纸片! 虽然有捆但是hin开心!好想!守护!这个笑容!(比企谷八幡口吻。

今次也是用尽了全力来想高端的句子然而依旧这么地味 sorry
昨天本来要爆肝写完这章的结果写着写着睡着了(眼神死





这里的设定请不要联系实际(。







想写肉 不会写









我们三年后见。










——————————————
chapter 2

“终点站千叶站到了,请从右侧车门下车,感谢您乘坐本次列车。”车厢内又想起熟悉的播报声,环顾四周,似乎只剩下二宫和相叶两人。

“喂!笨蛋,到站了啦。醒醒。”二宫和也伸手轻轻推了下靠在自己身上的茶发男人,微微皱眉,“你知不知道自己很重啊。”

回想起途中突然有人靠过来,着实让二宫一惊,可也没推开相叶。这个人喜欢在车上睡觉的习惯,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相叶的睫毛意外的很长,睡着的时候会轻轻颤动,仿佛一只大兔子。安静的睡颜和平时的high tension都是这个男人的一部分,仔细想想竟然有点反差萌。

“啊!到了啊?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抱歉啊ニノ。”相叶睡眼迷蒙的站起身,二宫也跟着站了起来,一抬头两人不小心对上了目光。那人的杏眼也和小时候一样,乌黑的瞳仁几乎占据整个眼眶,仿佛无星的夜幕,既深邃又引人遐想。

此时的二宫才体会到应有的实感,头脑也更加清醒。这个人确实是相叶雅纪,但不是十五岁的相叶雅纪,而是现在的,在自己面前的,二十三岁的相叶雅纪。不知道这些年里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尽管那人笑容依旧,可是难以消除的距离感就像一团乱麻笼罩着二宫的心。

“走吧,妈妈肯定也很想见かず。”说完相叶自然的想拉起二宫的手,而让他惊讶的是,对方却没有半分同意的意思。

“别这样,相叶さん,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吧,随便牵手会被人误会的。”

二宫的冷淡表现一时间让相叶哑口无言,只能跟在二宫身后出了车门。

也许自己的突然出现确实给二宫造成了困扰。本来只是探望友人后临时决定回家看望父母,没有想到会在总武线上遇到二宫。

相叶不想承认自己当时的离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二宫。

有一段时间内,会时不时的在潜意识里美化二宫的一举一动。
上课时回头看见二宫用像幼犬一般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问刚刚老师讲了什么的时候,或是体育课做准备运动与二宫软软的手和身体接触的时候,又或者是放学送二宫到家门口,二宫冲着自己笑着挥手说再见的时候。

当相叶发现自己会因为这些细节而心动,甚至因为梦到二宫而自行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他认定是自己变得奇怪了。对那时的相叶来说,不想伤害什么都不知道的二宫,最好的办法就是离他远一点。

暑假结束的前一天,相叶来到了二宫家,准备告诉二宫要到东京读寄宿学校的事,又说因为高中学业繁忙的关系,可能没有空回来了。敲门前在门口设想过二宫的各种反应的他,得到的却只是一句设想之外的“知道了”和不再看他一眼独自玩游戏的二宫和也。

因为气氛太过尴尬,相叶也不敢多问,与和子妈妈道别之后便回家准备行李了。他不是没想过二宫一个人该怎样度过高中,从小一直在一起的两人,一人总会因为另一人的离开而感到寂寞的。况且二宫总是独来独往,若没有他在身旁,会不会交不到朋友呢。会不会,忘了他呢。

而相叶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二宫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到最后眼睛肿的像桃子,很是让人心疼。和子妈妈安慰他说まーくん会回来看他的,让他不要难过,在高中一定能交到新朋友的。二宫摇摇头说我不要,我只要まーくん,我会等他来看我的。

因为我喜欢まーくん。

千叶的气温比都内又低了些,走在路上的两人由于刚刚发生的事刻意的保持着距离。

“听说这周六在池袋有你的握手会?”二宫选手首先打破了沉默。

“诶!”相叶用不可置信的语气惊叹了一声,“有哦,为了宣传我主役的动画和原作老师的作品。ニノ怎么会知道我的事?”

你的事我当然知道啊。

“因为我喜欢声优啊,所以多少会关注一些,没想到你现在成为名声优了,真厉害呢。”二宫的语气清清冷冷的,本该是一句夸奖,却让相叶没办法开心的起来。

相叶回了句谢谢,并不敢问二宫会不会来看自己,之前在车上的举动完全是本能反应,冷静下来思考现在二宫的疏离,也是正常的吧。谁会立刻原谅一个擅自离开的人呢。

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二宫在自己眼中还是和初中的时候一样可爱,相叶很怕自己会再次受到影响,做出让二宫误会的举动。当时看到二宫出现在车门口,脸上还挂着泪珠的时候,一度想抱住他,现在反而庆幸自己没有这样做,不然可能会让二宫更加抗拒吧。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路,各自的心里都有所顾虑。

“到了哟,我家。”相叶雅纪指指门牌,顺手按了门铃。二宫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没来由的紧张。

对讲机里传来美千代妈妈的声音:“请问是哪位?”
“妈妈,是我啦,雅纪。”
“哎呀,雅纪回来啦,怎么也不先说一声,你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诶,难道是雅纪的小女朋友?”美千代妈妈打趣道。
“不是啦…是…かずくん。”相叶的回答有一瞬的迟疑,“妈妈快开门啦真是的。”
“かず?难道是小时候隔壁家可爱的かずちゃん?快进来快进来。”

二宫进门后,就受到了美千代妈妈热情的注视:“かずちゃん,好久不见,已经长成出色的大人了呢,不过脸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诶。”
“伯母…好久不见,可爱什么的,不应该用来形容男孩子吧。”二宫和也小声回答。
“真是的,叫什么伯母呀,和小时候一样叫我妈妈就可以哟。”
“好啦妈妈,我等一下再跟你讲。今天かず就睡在我房间吧,嗯?”相叶看着二宫,等他的回应,眼神里透着期待。
二宫点点头,拒绝似乎不太好。

“那你先去我的房间吧,我跟妈妈讲完话之后就来,被子在壁橱里面,方便的话你先拿出来铺好啦。哦还有,放游戏碟的柜子你知道的,无聊的话先玩一会儿吧。”

又想起小时候,到各自的家里玩游戏,之后留下来过夜的事。两人有时还会在被子里讲鬼故事,相叶的胆子很小,听完鬼故事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总要拉着二宫一起,二宫虽然嘴上说着胆小鬼相叶,最后还是陪他一起去了。

二宫上楼走进相叶的房间,发现这房间的布局好像还和记忆中一样。床头柜上摆放着全家福,还有一张他和相叶穿着棒球服的照片,两人都比着小树叉笑的很灿烂,大概是比赛胜利之后拍的吧。

从壁橱里拿出被子,迅速的在床上铺好,一想到要和相叶在一个房间里,二宫就感到万分煎熬。也不知道受什么驱使,二宫慢慢在床上躺下,偷偷朝门口望了望之后,把脸轻轻的贴在了相叶的枕头上。

之后怕是很难再见到了,不如就趁现在吧,心里有小恶魔这样怂恿他。

二宫心中莫名的罪恶感慢慢膨胀,但此时的他没办法停下动作。他一开始轻轻闻了闻,感觉既羞耻又兴奋,随后把脸深深的埋到相叶的枕头里,贪婪的呼吸着。

这就是,相叶さん的味道吗。

这时的相叶刚刚和妈妈解释完为什么会和二宫一起回来的原因,又说自己接下来工作很多,可能没办法回家,让妈妈好好照顾自己,也让老爸别在工作上太拼命,料理店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妈妈笑着答应道我会转告你老爸的,快去招待かずちゃん吧,我知道你们一定有很多话想说。

相叶用刚烧开的水泡了一杯热可可,小心翼翼的上楼,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打开了房间的门。

突然的开门声让里面的二宫一怔,身体还保持躺着的姿势,下一秒相叶就进来了。这个笨蛋,不知道先敲门吗,二宫在内心暗暗骂道,但又因为自己像小偷一样的行为而无地自容,只好认命的闭上眼睛,接受制裁。

“ニノ?睡着了吗?”相叶放下杯子,凑近了在二宫的耳畔用不发出声音的悄悄话问道。

相叶无意间的举动却让二宫如临大敌。耳朵受到这样的刺激,二宫感到仿佛有电流通过身体一样,头皮发麻,耳朵也开始发烫,没有毅力继续装睡。

“没睡着啦笨蛋!不要随便在别人耳朵旁边讲话!”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的二宫和也捂着脸喊了一嗓子,而面前的相叶一脸迷茫,一副“我到底干了啥啊这家伙才会这样”的表情。

“啊…那个…热…热可可,还没有冷。”
“哦…哦,谢谢。”